要说蒐集这些文物有什幺乐趣,就是可以证明小时候经历过的一些事

2020-08-05 3823

要说蒐集这些文物有什幺乐趣,就是可以证明小时候经历过的一些事

文/林于昉

这本书的缘起,要从我自日本回台,开始蒐集台湾文物,开设秋惠文库、经营脸书粉丝页,到跟《苹果日报》合作这几个阶段说起。

我一九九八年从旅居十八年的日本回台湾,大概二○○一年开始大量蒐罗这些台湾文物,因为当时市贩的各种有关台湾历史出版物,里面引用的影像资料几乎都大同小异,不脱一些固定的来源,这引起了我收藏台湾相关物品的兴趣。从二○○一年到二○○六、○七年左右;这段期间,我买了很多文物,还会去日本蒐集。这些与台湾相关的收藏品,也包括了很罕见的老相片及历史文物。而当我的收藏有了丰富的量之后,就想要与大家分享,于是开始在脸书上贴文介绍。秋惠文库的脸书成立于二○一○年,我们通常都是随机找照片,找有趣的主题介绍,除非是特别节日,才会先想好主题。我希望透过这些跟时代连结的照片或文物,让大家知道我们的生活里面有很多历史,当时的人每天看这些东西,可能觉得理所当然,但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却完全是不同时代的感受。

像我贴过一个太平洋战争时期有日本国旗的台湾结婚喜饼糕模,可以想像在那个时候是很普遍的东西,然而到了五○年代喜饼糕模上面的字竟然变成「反共抗俄、保密防谍」,没经历过那些时代的人当然觉得不可思议,这就是歴史文物有趣之处。我将这些文物相片贴上脸书时,常会收到各种不同反应,也有很多热心的脸友替大家搜寻事物的源由,大家有互动,产生一种共鸣,让大家每天花一点点时间认识台湾的古早事物,脸书也变得有趣多了。

后来《苹果日报》的记者蔡碧月小姐来找我,她从脸书上看到我们每天贴出的东西,觉得很好玩,于是《苹果日报》的「台湾时光机」专栏就这样出现了。目前很多撰写台湾史相关主题的作者,大多是专业研究者,而这个专栏则希望从业余的角度切入,这些「台湾过去的事及物」,用我们的眼光书写这些老照片或老文物背后的故事,后来也加入了几篇跟我个人成长与生活记忆相关的故事。这个专栏从二○一四年开始,连载了快一年半,而且一直就有集结成书的想法。

这本书收录的五十几篇故事里,有一些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像是〈我青春的光辉十月吶喊〉那篇提到幸安国小,当年学校前面靠近仁爱路的那一边是军营。仁爱路二段只有现在两边慢车道可以通行,现在马路中间快车道及种樟树的岛全都是违章建筑。到我唸仁爱国中时,仁爱路也只通到圆环。我是初中最后一届,当时校园里面还有蛇,曾经亲眼看到管理组长拿棍子在打蛇,而校门一出来是种筊白笋的田地,因为筊白笋是种在水里的,我还看到有人穿着青蛙装在水里电鱼。这是我的记忆,也是仁爱路的变迁,更是一九五○、六○年代的台北市样貌。

还有我们以前去新店游泳时用的游泳圈,是汽车轮胎做的,那时只有这种游泳圈,但现在要跟人家讲,就必须要有实物或相片才能说得清楚明白。如果要说蒐集这些文物有什幺乐趣的话,那就是可以证明小时候经历过的一些事是确实存在的。

在歴史的拼图里,不管悲惨或美好的回忆,每一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例如回忆美军在台,我把自己亲身经验讲出来,就会觉得自己活过那个台湾特有的年代,写出来也算是为台湾大歴史洪流提供一则小小的见证。另外,从器物或照片去连结自己的记忆,除了觉得有趣之外,也希望经由我们的分享,让其他有兴趣的人士一起考证研究,经过大众的拼图,让现在的人也可以体验过去的时代样貌。我想这是我从蒐集台湾文物到开设秋惠文库、用脸书分享,到《苹果日报》的连载,一直以来最主要的动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