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遗产不简单,钱準备好了吗?

2020-06-15 3452

「世界遗产」这项金字招牌,可说是各国观光产业的票房保证,前阵子台湾有「南机场应列世界遗产」的声音出现,想要名扬国际的希冀,当然存在于每个国民的心中,不过光是喊喊口号、造造声势可不行,申遗不是「对自豪的观光地锦上添花」这种单纯的动作而已,天时、地利、人和,还有口袋深不深都是重点。且让我就自己的认知,浅谈一下日本经验。

日本目前有19项世界遗产,今年7月初,以「明治时代日本的产业革命遗产」的名义,将横跨8县23地、包含最着名的军舰岛等文化物登录为世界文化遗产。此次申遗有更複杂的因素,因为它带有强徵韩工的「殖民」争议,申遗时的两国角力,最后以日本妥协加上声明才申遗成功,期间包含着外交斡旋的进退得失,本文暂且不谈。

世界遗产不简单,钱準备好了吗?

列为世界遗产,最刚开始要面临的现实问题,就是经费。被称为遗产,建筑体大多都已老旧,但既然被列入名单,就有不能倒的压力,以军舰岛为例,最具代表性的「30号栋」是日本国内最古老的钢筋水泥(RC)高层大厦,但负责管理的长崎市判断,以现在的技术而言,保存相当困难,长崎市预计,建筑群的保存费用最低为11亿日圆,最高恐达到156亿日圆。另一地,同样列为此次产业革命遗产之一的「三菱长崎造船厂」,申遗之后,提高了设施维持管理费,增加工作人员人事费与监视器设置费,原本免费参观的「佛心」博物馆,开始收门票。

当然,趋之若鹜的观光客,的确带来了滚滚钱潮,去年申遗成功的富冈製丝厂,申遗前和申遗后的参观人数增加了超过4倍,2014年有134万人次,但同样的,已然老旧的建筑体得年年维护,修缮费30年得花100亿日圆。

永续保存是看不见尽头的路。2013年,富士山列入世界遗产。富士山是日本人心中的神山,已有难以撼动的地位,被冠上世界遗产,仍有种享誉国际的自豪感。然而,登录后,富士山长年存在──包含垃圾乱丢、住宿与厕所设备不足、富士五湖周遭的景观过于「烦杂」等问题,被联合国教育、科学与文化组织(UNESCO)逼得非得正视。UNESCO要求日本必须在明年2月1日前递交改善计画书,若未有显着改善计画,最严重的情况,富士山将会被撤销世界遗产的名号,或者是登录成「世界危机遗产」。至今,已有过两件开铡案例。

世界遗产不简单,钱準备好了吗?

去年夏天,我去爬了富士山。除了在山顶上,望向天际线看着太阳缓缓升起,身旁的日本大叔含着眼泪高声唱着日本国歌的一景令我印象最深刻之外,其中就是厕所问题。在五合目的起点时,领队特别告诉团员,得把握最后上厕所的机会,因为接下来得爬到极限时,才会看见一座山小屋,事实证明领队真的没说谎。厕所的入口处都会摆上募集维护费的钱箱(其实就是厕所使用费),当然,没有人负责看管,投多少、投不投钱,一切都是自由心证,我看到的大部份日本人都会遵守规则,但仍有许多观光客会「粗心」遗忘。经费之外,当地人、观光客共同维护的心意,更是世界遗产地不能忽视的课题。

军舰岛当地,则有许多团体在努力推广宣传。笔者是在军舰岛尚未申遗成功前,前往参观。上网申请登录之后,在岛上的时间不到1小时,且由于建筑体脆弱不堪,可以走动的路线仅在外围,且由栏杆围住不得越界,但配上当地导游说明,仍被军舰岛的氛围所吸引住,关于一座岛屿繁华尽落的故事。申遗成功的当天,笔者想起那次旅程的回程前,导游说,站在当地人的角度,他希望大家可以把在这短暂却感动的时刻继续传递、分享出去,他很愿意一天解说好几回这里的故事不嫌腻,但如果能让更多人了解军舰岛的珍贵,登陆世界遗产之路就会更近一小步。现在那位导游的梦想实现了,应该可以一天要说好多次故事了,但工作内容恐怕不只是说故事而已了吧。

「世界遗产条约」生效之始,日本认为国内的文化财保护制度已完善、加入后增加的国际援助基金负担、以及相关修法过程繁複,迟迟未加入缔约国。但在国际互动日渐频繁,条约生效的20年后,日本才决定加入。此后,日本积极申遗,负担的组织运作费,2015年度约为35亿8680万元,过去五年已负担了180亿。放眼未来,日本在2020年还有个超大钱坑──东京奥运,经费如何运作,让日本甚是苦恼。

文化、古蹟的保存,是一个有文明的国家、现代化的城市不可迴避的责任,走在日本的街道上,三步五步就有一座古蹟。但古蹟的区分界线又分百百种,在当地人心中的意义与存在都是珍贵的,但放大到官方应有的高度,是否真的都该被定义为「世界遗产」,除了接收观光收益,那些庞大的维持成本,不能忽视。

所以,不只是南机场,看待台湾那些美丽风景与文化底蕴,我们不觉输人,那幺,其他面向我们已经準备好了吗?有所觉悟了吗?

参考连结:

日加强宣传产业革命遗产无强制劳动 

军舰岛网站 

富冈製丝厂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